“进去了……嘿……进去了!”丑男粗大无比的巨物只磨了几下君茹的菊心位置,没想到里面竟不知怎么地开始流出浓稠透明的汁液,跟着阴茎也没有涂抹任何润滑之物,犹如手臂般粗硬的东西,竟然就这样滋的一声便没入到了底心。“啊!……哎呀!!”君茹的肛内细嫩的皮肤都快要被搓破了,她不相信,但完全真实无法辨认的痛,却让她不能不大声的叫喊出声音来。“顺、顺!哈哈……哈哈……好爽……太甜美了……”丑男摆动着自己像蛇一般的腰部,不停的用力挺进,快速蔓延的‘毒素’在女体痛苦不堪的挣扎同时,又再一次的攻向了脑内性欲的核心!“哈……我……我要射了……我可以射无限次……射……射……射……哈哈哈!!”丑男的阴茎上,似乎被自己改造成能不断喷射出含有‘剧毒’、成瘾的特殊黏液,只见他疯狂的拼命推送下,君茹的肚子竟然慢慢的逐渐像要隆了起来。不仅肛门内被强力的推送,由于腔压内喷射的力量根本就好像水柱一样,被射到肠道时有如像电击一般的浊热感,令君茹再度失控的快要疯掉。“啊!呜啊……唔……恶……恶!”太过激烈的浣肠举动,隆起的越来越大的肚皮,好像怀孕一般,成了圆磙磙的一颗肉球。“恶……唔……恶、恶…………”君茹的眼鼻又再次的溢流不止,如斯激烈的程度似乎比上次的肛交更强烈数倍,她的身体因为负荷不了如此强烈的冲击,已经开始反胃的不停呕吐着。不仅呕吐……连小便都完全的失禁了,身体机能几乎被人给破坏殆尽,有种彻底坏死过去的错觉,来回不停的浮现在君茹那无法思考、失去意识的残缺大脑内……“嗡、嗡、嗡………”电动阳具的声音不停的在振动着,一把粗黑发亮的柄头,就这样倒插在女人白皙湿滑的双臀中间,浑身有如浸泡在晶亮透明的油脂当中,显得异常潮湿与猥亵。阳具上穿套着一件皮制黑色的紧身内裤,外表上除了内裤上微微的隆起外,看起来好像一名女子主动摇晃、挺起、乞怜着自己那迷人性感的双臀。君茹已经在这样的环境中呆了一天一夜,或许应该是说,如同处在真实世界一样漫长的时间来算。“唔……哈……”君茹的状态是晕厥的,但又不是完全失去意识,在梦境中她无法‘真正’的丧失,只有混沌,不断痛苦、挣扎、甚至渴望死亡的混沌。极乐与极苦两者不停的来回穿梭,残破成乱七八糟的肉体是真正的混乱了,无法细分出哪一种是真正的快乐,哪一种是无法忍受的痛苦……她的脸上有些呆滞的笑容,但肚子里其实已经鼓的像颗巨球一样,被灌满了毒液、精液、浣肠液,分办不出亟欲爆炸出来的巨量排泄物与急切焦急的感觉,因为,这样根本无法忍耐的状态中,她已经身处了有无比漫长的一天又一夜……“嘿嘿……睡的还好吗?”丑男缓缓的由黑暗中出现。“帮她把绳索解开,替她双乳各打入一根‘快乐液’,不然照她目前发作的禁断状态来看,可能还得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意识……”丑男后面似乎多了一个女人,十分顺从的解下君茹,并拿出一剂快乐液的小针在君茹两乳上各注入六十西西后,再用点滴把整整两瓶看似牛奶的汁液,均匀的打入到奶子里面。“等三分钟后再开始替她按摩,她如果‘求饶’就不断替她玩弄奶子,我倒要看看她能坚持到什么地步,等她自己完全崩溃的时候再叫我……”“是,主人……”女人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就在丑男离开后没多久,这个魁儡般的女人突然像似有了生命一样,脸上的表情开始逐渐丰富……似乎,在这个虚幻的梦境中,除了君茹外,同时就只能存在着一名的主宰者,就好像被电脑设计出来的人物一样。这女人的表情很淫邪,似乎像随时都需要男人的阴茎一样,在等待君茹苏醒的时刻里不断的爱抚拨弄着自己的两片肥大肉唇,将手指都弄得湿淋淋后,才把沾有自己淫液的双手抚弄在君茹那对一样硕大的巨乳上。这个女人的身材跟君茹十分相似,有着相同一模一样的巨大双乳,她不是别人,正是当时在审问室里病发毒瘾的女人。“唔……啊……”“你醒了吗?”“你……你……是谁……你……?”君茹虚弱不已的问道,但随即没多久,她就认清楚对方那熟悉般的脸孔。“我叫做淫杏……是最喜欢当男人玩物的贱女人,你曾见过我的不是吗?嘻嘻……当然,很快的你也会跟我一样,因为我们都有着一样迷人又下流的大奶子……嘻,你说是不是?”“你……啊!”君茹内心被吓的哑口无言,这女人的脑子似乎有着很严重、很变态的问题,但这些事情她都还来不及思考下去,肠胃里几近崩溃、爆裂的痛苦,是才正要开始散布而已。“不……拔……拔出来……帮……帮我……”君茹下体已经有脱肛的现象,死硬坚持了一天一夜不屈服的后果……在没有排泄过的痛苦中好像就要绞烂她的肠子一样,直到她注意到磙磙肚皮内有鼓动的声音时,剧痛的刺激才直通通的刺入到自己脑袋里面!“很疼是不是?淫杏很想帮你拔出来,但主人不肯的……如果主人生气的话以后杏杏就没有鸡巴可以吃了,所以只能替你揉揉这……你看……很快它们就会喷出令你快乐无比的乳液,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世界上没有比这里射乳时更让人兴奋的事了……”“拔……拔出来……啊……别揉……啊啊……啊!!”被改造后的双乳似乎有调神经联系着人体的排卵管,透过这条被挖空改造的缐,只要一被搓揉胸部,君茹的下体就难以忍受的不停搔痒……越来越想要被人插弄……“不行的,主人不准我拔出来的,他说等你越痛苦时就要越用力揉你的大奶子,这样你才会变得更加舒服、想要不是吗?你看……是不是很想喷出来看看呢?”淫杏嘴上说的淫话,很直接无情的刺入到君茹胆怯的心海里,她这时才清楚的明白一件事,原来,她心中最大的害怕,就是变成跟这个毫无羞耻心的女人一样。数月来的一连串暴露、羞耻、下贱、淫乱的煽情画面,全部好像都与现在结合成君茹过往的记忆一样,一篇、一篇的浮现在空荡荡的脑海里,烙印在这个没有自主能力、沈沦在罪恶与痛苦的躯体之中。“停……停!啊哈……呜………啊……”剧烈的肠胃绞痛与勐烈的毒瘾刺激两者来回不停的交错着,君茹身体是已经错乱不堪,越是用力的搓揉晕散乳中的强效毒素,脑子里莫名酥麻爽快的极乐错觉便立刻与麻痛酸楚的肠子融合成一块。“啊……啊啊啊!!”没想到还有更可怕的变化发生在君茹的肉体上,只见双乳还没挤出乳白色的浓液,但深插在肛门内的震动假茎却再也支撑不住,被君茹用力推挤的力道排泄出,突出半截的假茎四周便阻塞不了的溢出大量的深黄色的浓稠秽水……“啊……好肮啊……你喷到我了……”君茹臀上的黑色内裤因不停挣扎而慢慢滑落,逐渐压抑不住的排便压力,已经把细如雨滴的汁水喷在一旁的淫杏身上。“啊哈……真是不乖的小婊子,等会主人一定会狠狠的处罚你呢……嘻嘻……”淫杏本要抓住君茹的双脚,把突出一半的电动阳具再塞回去,但一脱去了黑色的性感内裤时,假茎却再也夹塞不住,被不断喷撒而出的秽物浓水给喷到数尺之外。肛门内大量喷洒的力道似乎是因为肠道的内壁被改造成极度的黏腻湿滑的缘故,脱肛的下体只能以本能的力量把满肚子圆磙磙的混合浓液与屎便,全洒在两女洁白的肌肤身上。喷出来的秽物中,不仅含有大量乳白色的精液,还含有着透明奇怪的浓稠黏液,跟着污水屎尿混成一块,其模样不仅污浊恶心,还十分的腥臭与淫猥……“好肮脏的臭婊子,你看你做了什么好事,弄得我全身上下都是!哼……”淫杏似乎被屎便喷溅的勃然大怒而叫?道,跟着眼睛一红,伸出一只纤细的左手,便用力的挤缩钻入到君茹发颤颤抖的屁眼内!“哈啊!!”君茹大吼发出的……竟然不是惨烈的叫声,而是已经藏也藏不住,极端兴奋的畅快美感!淫杏突然收起之前的笑容,瞬间转变成如恶魔般阴狠的脸色,但她越是用力抽挤君茹被剧烈撑开的蕾菊花心时,君茹的表情反倒变得更加的酥爽痛快。“你身体已经被搞成这么烂了吗?哼!这样的插你却很爽是不是?……横?哼哼……臭婊子,你连这么大根的手臂都插的进去,天底下还有谁不能干你的呢?”“哈……啊……啊啊……哈……”“哼……真是越看越下贱的可以!”淫杏狠狠的抽了几下后,便把湿黏肮脏的手指给抽了出来,并且很狠心的在君茹洁白红润的脸蛋上仔细的擦拭。淫杏脸上充满着淫邪的表情,阴森森的脸色中一会凶狠、一会淫荡……好像……不是个真实的‘人’一样。“别拔……不要拔出来……不要拔……不要拔!”君茹梦呓般的急促哀求道,眼睛里早已是丧失了那股尊贵不屈的崇高意志,原本有着无比坚定信心的她,一定不会想知道,自己身体现在的肮脏模样,到底是有多么的下流、多么的下贱